wyc忘忧草app的网站

“哪是没卖完,而是根本没有卖。”老者听完秦叶的话后唉声叹气。

“哦?哪是因何原因?”秦叶再次问道。

“小伙子,不瞒你说。落城如今城戒严,任何人不得出入。莫说是卖,就是连城都进不去。我看你也是要往落城而去,趁早返回吧。”老者一脸无奈与哀怨。

又是城戒严,而这落城城主戒严的更加彻底。所有人都不能进入落城,这可如何是好?听了老者的言语,秦叶感到十分棘手。

“小伙子,小伙子。还有什么要提问的吗?”老者看着不言语的秦叶,对秦叶问道。

听着老者的询问,秦叶摆了摆手。“谢谢老伯,我已经问完了。你可以走了,祝愿你安度晚年。”

秦叶临走时候,还很礼貌地祝愿了一下。然后慢慢地朝着落城而去,一边走一边思索着。

“看来落城我们是不好进入了,不如我们改道吧?”树老此刻建议道。

“改道?那得走上一个月,等我们到达落霞宗被灭了都说不定。我看还是算了吧。先走到那再说吧。”秦叶想了想后对树老道。

秦叶催马朝落城而去,离落城还有二里便能远远遥望。只看到落城城门紧闭,吊桥高悬。城门下一个百姓都没有,而城门上面满是军卒。令秦叶吃惊的是上面竟然还站着四位玄士,怎么会有如此多。

落城之所以有如此多玄士原因有二,一是挨着落霞宗,需要派出强大的玄士来提防。二是由于距离落霞宗最近,所以修炼条件比其他地方要好,到达玄士也更加容易。

“白天进入落城怕是难了,只怕黑夜也是如此。”树老看着如此严峻的阵容,心中颇为担忧。

简单纯净绝美美女图片

秦叶也是沉默,思索着如何进城。这一站就站了一个时辰。突然,吊桥落下的巨大响声惊动了秦叶。

秦叶抬头望去,只见一大批人马策马扬鞭,朝着城外滚滚而来。在马队的中央,还有一辆宽大的马车。也不知上面坐着什么人物。

不会是捉我的吧?秦叶先想到,但随后又被他否定了。自己真是疑神疑鬼,见到什么人都认为是对自己不利。

只见马队在行走一会便拐向了一处密林内。

“跟过去看看。”秦叶将马头调转,远远地跟随着。行到近处便把马拴好,自己悄声跟踪。

出城的本是落城城主的儿子,贺标。由于爱好打,便带着家将来此处打游玩。虽然他父亲叮嘱他这段日子不要出城外出打,但这位无所事事的二世祖还是偷着带着人出来打。城门口的玄士有心阻拦,但是没有人敢。只好由着这位二世祖出城游玩了。

打是刺激又疲劳的一件事。由于不断策马奔跑,追逐物。

兴致持续了一个时辰,贺标便已经是意兴阑珊。下了坐骑,进入了事先准备好的马车。车内早已有香茶甜点,贺标坐着悠悠的马车,喝着香茶,吃着甜点往回而去。

“这是个机会!”一直在树上潜伏的秦叶看到马车走到他所藏身的树下,立刻从树上飞身而落,钻入马车。由于秦叶飞落,加上距离太近。周围的护卫只感觉眼前一花,也不知什么东西飘落进去。

“少城主,有什么东西飘进去了吗?”护卫们问了一句。

贺标此时面如土色,秦叶进来的一刹那便拿着一把短刀逼住了他的咽喉,让他一动不敢动。手中的茶杯吓得脱手而去,但被秦叶拿住了。没有出一点响声。

“告诉他们,什么事情也没有生。不然我杀了你!”秦叶压低声音说道。

贺标本身吃喝玩乐,是个十足的二世祖。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。当即就吓傻了。连忙道:“我说,我说。只求你饶命!”

“哪里有什么东西飘进来?你们都眼瞎了不成?还不好好赶路?”贺标冲着手下一顿吼道。

这些做下人的听到贺标无事后,也都安安静静的赶路。如果不是怕贺标出了事情吃罪不起,才懒得理会贺标呢。

“少侠您看满意不?”贺标见到这群下人安静后,轻声对秦叶说道。

这家伙对下人还是挺威风的,秦叶看着刚刚飙的贺标,对他刚刚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。

“把这个吃了!”秦叶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粒鲜红的药丸,递到贺标嘴边。

贺标一看到药丸,当然知道不是什么好药。即使不是穿肠的毒药,也会是慢性毒药。

“少侠,您看这样行不。我有的是钱,有的是灵石。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,您看这药我是不是可以不吃?”贺标对着秦叶讨价还价道。

“不吃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秦叶将短刀微微向下一压,完贴到了贺标脖子处的肥肉上。

“别杀我,我吃我吃!”贺标现在怕的要死,只要秦叶不杀他让他干什么都行。

哆哆嗦嗦地接过秦叶递给他的药丸,又看了看秦叶的脸色。现没脸上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便无奈地把丹药含在口中。

这时候了还玩这小把戏。秦叶将他的脖子一仰,又将手中茶杯中的水倒入贺标口中。

“咕咚,咕咚!”茶杯中的水见底了,秦叶才放开手,同时撤回了手中的刀。

“咳咳咳!”

贺标刚刚是被呛到了,此刻咳嗽了两声。车外之人对此也是见怪不怪,没有一人上去询问。

“你知道我刚才给你吃的是什么药吗?”

看着吞下药丸后的贺标,秦叶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。

“不知道!”贺标此刻一脸茫然,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既然你不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。我给你吃的是三日必死丸!这种是我独自配置的毒药,无色无味,病之前任何人都检查不出症状。一旦病,爆体而亡。”秦叶对着贺标叙说着。

这哪里是毒药,分明是奶豆。秦叶这小子也真能忽悠!看着秦叶的把戏,树老不禁笑道。

“什么?”贺标听完之后直接吓的面如土色,浑身都瘫软下来,口中喃喃嘀咕道。

这家伙真是不禁吓!树老看着贺标如此模样,与秦叶相比天壤之别。秦叶那胆子是大到天上去了。

“别把他吓死了!”树老提醒道。

看着贺标如此模样,还真不好说!秦叶没想到贺标这么不禁吓,原本还想说的再厉害一点,现在完没有了那种打算。

“你也不用怕的要死,我说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解药,不代表我没有!”秦叶连忙又补充道。

一听说秦叶身上有解药,贺标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拼命抓着秦叶说道:“少侠,您说吧。只要您能把解药给我,我贺标做什么都愿意。即使把我十三房姨太太都给你我也愿意!”

“哈哈!”贺标说到这树老大笑道。这个贺标也真是人才,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。

秦叶听完之后也是心中笑,我是那种缺女人的人吗?不过我现在真缺。

“这个倒不用了,你自己留着吧。不过我说贺标啊,你也要节制,注意身体。”秦叶不禁调侃了一句。

贺标听完后连连点头:“托您的福,身体还好,还好!”

这家伙真是挺有意思,只要他不背叛,我真不舍得杀他。秦叶看着贺标,越有些哭笑不得。

接着严肃道:“我只要求你帮我办一件事,就是把我带进落城内。并把我送出去!只要你三日之内能做到,我就给你解药。”

当听到秦叶要穿越落城,贺标连哭的心都有了。这次出来都瞒着父亲,而且来的是东门,还有的商量。但是要去西城门,那是难上加难。

但当他看到秦叶说完之后闭目而坐,意思让他看着办吧。贺标又只要自己慢慢想办法。

“咣当!”一声,马车突然停了,吓得贺标心是一惊。冲着外面吼道:“你们是想吓死老子吗?”

由于在秦叶面前受到过多惊吓,脾气不敢。正好借此机会,部泄到侍卫上。

侍卫们也没想到今天的少城主脾气竟然如此大。出城时还兴高采烈,回来怎么就变得这么暴躁了呢。

“回少城主,已经到了东城门门口。上面说要来检查!”一位守卫硬着头皮说道。

贺标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秦叶,见他不表任何态度。越是安静越让贺标害怕。

“检查?老子的车也敢检查?今日我看谁敢检查一下,我就让他脑袋搬家!”贺标将侧方的窗帘一拉,露出硕大的脑袋。将窗口完堵住。生怕露出里面的秦叶。

妈的,你们检查的是老子的命!贺标此刻看到这群东城门的侍卫气就不打一出来,心中不断骂道王八蛋。你们要是尽职尽责,不让我出城打,我能落到如此境地吗?他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守卫身上。

东城门上的守卫请示看管着的玄士。玄士见到贺标也无可奈何,毕竟是城主的独子,谁也不敢难为。

况且在他们心中贺标就出去游玩一会,也不可能带来闲杂人等进城。更加不会带进来朝廷通缉的秦叶与凌云。这两位我们都没有见过,少城主更不会见到。

“快快放下吊桥,请少城主进来!”一位玄士开口道。

随后吊桥慢慢放下,功夫不大,贺标便带着秦叶顺利走进了城内。到达了他所在的住处。

进入院中贺标也没下马车,冲着里面道:“今个爷心情不好,所有人都给我滚出去!”